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霍绍恒满腔的郁闷和怒气,还有淡淡的苦涩和酸梗,被顾念之温软的小手轻轻一拂,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握住她的手贴住自己的下颌,霍绍恒一根根亲吻她纤细柔软的手指。

    顾念之从不留指甲,总是及时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饱满的指肚,贝壳粉的指甲盖,看在霍绍恒眼里,无一不美。

    青色的胡茬刚刚冒了个头,下颌一片青色阴影,有些凌乱,让霍绍恒震撼人心的俊美增添了更阳刚的男儿气概。

    小小的胡茬扎手,有些疼,又有些痒。

    顾念之轻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何之初走出去的背影,笑声顿时戛然而止,白净娇美的小脸上飞起两道绯红。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地夺过手,小声说:“何教授也在这里呀……是我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从睡梦中醒来,睁开眼睛就看见霍绍恒,那股发自内心的安稳和可靠让她瞬间从噩梦的情绪里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梦境和现实,解救她的都是霍绍恒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他,眼里就很难有别人了,更何况何之初还坐在床脚那边的沙发上,顾念之怎么可能第一眼就看见他?

    不过刚才的举止,如果只有她和霍绍恒两个人在一起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有别人在房间里,好像是有些轻佻了……

    顾念之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,闷闷地说:“霍少你先出去,我要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霍绍恒心恬意洽,精神抖擞地站起来,拉开她的被子,“别憋着,被子里空气不好,起来吧,我去给你做早餐,然后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顾念之“嗯”了一声,乖乖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霍绍恒走出客房,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,踏进何之初的厨房。

    何之初又在煮咖啡,听见有人进来,他回头看了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霍绍恒拉开他的冰箱看了看,说:“你这里连鸡蛋都没有?”

    每天都吃什么?

    餐风饮露吗?

    何之初连一个眼风都欠奉,他冷冷地说:“要鸡蛋去找母鸡,问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霍绍恒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早饭吗?”霍绍恒关了冰箱,在想是不是带顾念之回官邸吃早饭算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已经订了早餐,马上就送过来。”何之初别过头,“念之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起了。”霍绍恒见何之初已经订餐了,就不急着走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坐在餐桌旁开始看新闻。

    何之初给自己煮了哥伦比亚黑咖啡,给顾念之热了牛奶,给霍绍恒什么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酒店的早餐送来了。

    霍绍恒看了看,有烤小薄饼,华夫饼,蓝莓麦芬,加拿大进口的枫糖浆,黄澄澄的炒鸡蛋,煎得焦黄的培根肉,还有南美坚果、西域大葡萄干、美国进口的蔓越莓干,最后是两个巨大的牛肉汉堡,足有半尺高。

    何之初指着那两个半尺高的牛肉汉堡,不耐烦地说:“这是你的,你愿吃不吃。”

    霍绍恒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真不习惯在外面吃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从昨天下午到现在,他几乎粒米未吃,滴水未沾,确实是又饿又渴。

    顾念之洗漱好了走了过来,笑嘻嘻地对何之初说:“何教授早安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桌上丰盛的早餐,顾念之夸张地赞道:“这么多好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