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琰罗走在珠江旁,这里是广州繁华的“夏日花园”,一条条花船停靠在岸边,木板搭出的浮桥上人流不息,有绫罗绸缎华贵的官人商贾,有青袍长衫的文士骚客,有衣衫褴褛的苦力百姓,有的人趾高气昂扬首阔步,有的人低声下气满脸畏惧。

    更有窝在角落那些一动不动的乞丐,只有当人经过时虚弱无力的“可怜可怜吧”,才能表明他们仍旧在活着。

    广州土匪众多社会混乱,加上洋人的欺压和官府的盘剥,珠江上有40多万人,这些人在陆地上一无所有家只是一条破船,至于那些原本是农户沦为赤贫之人,在天寒地冻的冬日无以为生变成乞丐的更多,整个广州城乞丐怕不下有十万多。

    城市中也有一些乡绅、善人摆出的粥棚,第一人多粥少难以抢得到,第二那稀粥也只是吊着命罢了,更多的人在默默苦挨,挨不住就等死。

    夏日花园是广州最繁茂的地方聚集了最多乞丐。

    “施粥,施粥了!”

    两名壮汉一边大喊,一边敲打着铜锣在道路上行走,这两人正是鹰爪门的两大护法:铜鹰、铁鹰。

    琰罗从买房子后剩下的钱中,拿出3000大洋,鹰爪王做为广东十虎之一投靠耿霸天平时的赏赐,收保护费和贩卖人口也积累了一些财货,倾家荡产取出7500两银子,一两银子大约等于2块站洋的含银量,这么大一笔钱足够救活不少流民百姓。

    听到铜锣的声音,不少乞丐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也有人从花船上伸出头:“呦?这不是鹰爪门的护法,怎么不去敲诈勒索,改成当善人了?”

    铜鹰铁鹰黑着脸不回话,两人的心中满是怒气,鹰爪门原本有130多人,现在只剩6人,得知耿霸天的死加上陈铁志的变化,原本的帮众都一哄而散了,这两人是亲传弟子与鹰爪王情同父子忠心耿耿,至于剩下几个都是一些老迈,离开后无所依靠所以没走。

    琰罗没有洗脑两人,洗脑的话信仰之力的消耗太大,这两人没资格成为自己的粉丝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隐身,其他人看不见,跟随着乞丐和难民的人流一路走到了粥棚边,棚子内砌了一座灶台,炉火熊熊上面的锅炉中散发出一股食物的香气。

    鹰爪王陈铁志正拿着一柄大木勺,从大缸中舀了一勺稀饭放在一名妇人的破碗之中。

    旁边有跟随过来看热闹的人,看到这个场面一个个目瞪口呆,震惊道:“鹰爪王,你该不是发疯了吧?”

    陈铁志瞟了这些人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我已经痛改前非,洗心革面了。”

    用信仰之力洗脑后,原本的记忆不会消失,陈铁志性格大变关键还是因为自身,在历史上这名鹰爪王就曾经幡然悔悟,还与其他武师一起抵抗洋人的入侵,琰罗这一次的举动,等于达成了一个诱因让这个老头直接从守序邪恶,变成了守序善良阵营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爷!”

    广州的穷苦人太多,施舍的太好涌来的人能把这里挤塌,棚子里煮的粥不过是一些糊糊而已,比清水稠一些,碗底有几粒米,但比别的粥棚好多了至少里面没有沙土,妇人已经2天粒米未进,喝着热腾腾的稀粥一边道谢,一边不住的流眼泪。

    “捉拿陈铁志!”

    一队凶神恶煞的兵丁骑马到来,为首的军官从马上跳下抓起腰间的鞭子,向等待施粥的人劈头盖脸抽打: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