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广州在这个时代是存在租界的,英租界、法租界都在一座叫做“沙面”的岛屿上。

    博爱福音耶稣会,也是在这座岛上。

    “主的福音,必将传遍东方,主的光芒也会照耀这个蒙昧的地方。”教堂内的十字架前,穿长袍手持银十字架的神父,带领教徒们在《圣经》前祈祷着。

    “古德曼神父,这次教堂竣工是我们法国天主教会在中国传教事业的一次重要开拓,这个国家的人民就如猪狗一样肮脏,如驴子一样愚蠢,曾经这个省还在出现过太平天国那样借基督之名,行愚民造反之事的亵渎者,只有您这样的人,才能真正播撒上帝的荣光。”

    阿德里安·施佩尔先生在一旁赞美着,虽然自己是法国公使,但眼前的古德曼神父是曾经前往梵蒂冈的朝圣者,号称持主权柄的代行者。

    “这个国家实在太黑暗,太愚昧,与西方基督文明的世界截然不同,需要主的拯救。”

    古德曼的年龄看起来40多岁,身材高大,额头两侧的发丝有一些斑白之色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气质,眼皮半开半阖之间似乎有金光在闪烁:“不过,我之所以会来这还有更重要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任务?”

    “抓捕一名伯爵。”

    “伯爵?”

    施佩尔疑惑的歪了歪头,但他立刻反应了过来,深吸一口冷气:“我的上帝!难道是……这里恐怕会变得不安全,神父大人,您一定要保护我们。”

    在法国公使和神父交谈时琰罗带着随从来到了沙面岛。

    前来参加典礼的并不只有琰罗一行,还有很多人,广州在这时是洋人最多的城市,法国人、英国人、美国人,还有当地的一些士绅、官员,信教的平民。他的脑袋后没有辫子,保镖战狼是平头,毛熊还是洋人,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个穿绸缎长衫,手持折扇的男子注意到了琰罗身边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猛然一亮。

    这只萝莉相貌是非常出色的,虽然肤色苍白但给人的感觉就如水晶玉质,原来不断散发冰冷的寒气生人勿进,现在修炼天尸不死身所有阴气全被锁在身体中,那种鬼一样的感觉已经淡了许多,越发显得的飘逸出尘,加上又是一身没人见过的民国女学生打扮,可以说充满诱惑。

    14岁?嗯,在这个年代14岁正是嫁人的年纪。

    男子的身边带了一大堆家丁和保镖,唤过其中一个交代了几句。

    这家丁连忙走过去挡住琰罗的路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今个算是走运了!我家耿大爷看上了你身边的小娘,多少钱开个数目,耿大爷绝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琰罗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所谓的“耿大爷”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诶,小子,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,你不知道耿大爷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琰罗身后的毛熊抬起手,一巴掌抽在这个家丁的脸上,将他抽的凌空飞起,身体旋转了五、六圈落在地上,一口大牙混杂鲜血喷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男子的眼中闪烁出一丝煞气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我的牙,我的牙!你要给我报仇啊公子!”这家丁被抽的晕了几秒,清醒过来看到满地的血和碎牙,又是悲痛又是愤怒,抱着青年的大腿哭喊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丢大爷我的脸。”这男子用脚狠狠的在家丁身上踹了几下,将其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