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杨任是绝对自己真是累啊,毕竟这自己不经常做这守城的事儿,所以冷不丁来这么一回,他不光是不怎么习惯,而且还很累。早就听人家说了,这对于不习惯的东西,万一冷不丁来了这么一下,而且可能要有好些时日都如此,所以这肯定是要影响自己。本来杨任就清楚自己的本事,这自己再不习惯,确实,是己方没好处,人家敌军有好处啊。不过杨任累归累,

    他却没在己方的士卒面前表露出来一点儿。要说他十几年的行伍,这点儿经验肯定是不会少的。他可不是黄叙那样儿,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辈儿,要不是有个好父亲的话,估计谁知道他黄叙是谁啊。所起来他还真不如杨任呢,但是谁让人家有个好爹。不过对这样儿的事儿,杨任也没有什么怨言,毕竟自己如今也是受到自己主公的重用,都是一郡太守了,而

    且还是大郡,并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郡。因此,杨任对自己主公,他可从来都没有什么意见,相反还是有感激,毕竟没有自己主公收留自己这么个降将,自己可能早就被杀了。怎么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说自己主公都收了自己这个后投靠的人,而且还算重用,所以这其实看起来,他对此已经算是知足了。不过没有人不会一成不变,杨任就想立功受赏。这便是他一直一来所想要的。

    而不是高官厚禄,财物美女。绝对不是这些。所以如今这个时候,他敢不尽力去守城?杨任也清楚。之前的自己犯了错了,所以要是自己再不好好表现,就别说什么立功了,不被自己主公处罚一顿,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。杨任在太守府中休息了一会儿,结果他还是不放心,虽说如今兖州军的试探是刚结束,但是他觉得自己还得上城头去好好看看,如此自己才能放

    心。毕竟和张既他们相处了那么多年。所以那几个都是什么样儿的态度,他都是一清二楚。说实话别的东西杨任没学来,可是几人对于这个军事的谨慎态度,杨任还是给学过来了。可以说张既、王伉还有庞柔他们几个,无一不是在军旅中都二十载的老将,而且王伉庞柔擅长军事,张既是文武双全。这个不是说其人武艺多高,而且在领兵作战上,确实是有一套。最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简单的。如果他没有本事,光是政事不错的话,马超也绝对不可能把那么重要的汉中交给张既了,并且一下就让他在那儿十几年。可见马超对他的信任。马超在众人的面前,可不止一次说过,德容治理一个州。都一点儿没有问题,如今当个太守。有点儿大材小用了。但是没办法,汉中太过重要。而其自己虽说有意让他离开,不过张既也习惯了,他觉得自己在那

    儿挺好。不是马超不让他离开,而其张既本来就比较低调,如果也不是说其他的地方就一定需要自己,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可有可无,那么还是不如就在汉中挺好。如果说真是己方没有人了,那么自己肯定也得从汉中出来,去帮自己主公,而马超了解张既,所以他既然愿意在汉中,那就在那儿吧。其他的地方,估计他也不是那么习惯,要是自己是他的话,也得这

    么个想法。张既不用什么升官调离汉中的事儿,毕竟他不是什么官迷财迷之类的。他就想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儿。可以说怎么多年来,汉中在他的治理之下,确实是还比张鲁那时候更要好了,虽说还不至于太平盛世,什么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,可绝对比一般般的地方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要强。所以张既看到汉中,就和自己孩子似的,如果真不是有什么大意外,他确实不想离开那儿。而且不管是谁,只要想把汉中拖进战火的人,就是不可原谅的。可以说这点,在张既看来,自己主公其实做得挺好。当然汉中还不至于成为前线,可他也没从汉中调兵去做什么。说起来汉中有那么多人马,可马超至少去荆州时候,他还没用,当然不是他不用,也是

    凉州军可用之兵,还是有不少的。可张既觉得自己主公的作为,倒是不错。说起来本来汉中百姓从当年自己主公逼走了张鲁之后,就一直再也没经历过战事。可之前的兖州军到来,确实是让百姓吓了一下,毕竟曹操大名,连汉中百姓都听说过,可惜不是什么好名。知道他屠戮了徐州几次,而且还把皇帝给控制起来了,这就是汉中百姓对曹操的印象。显然,不管

    是张鲁还是马超,肯定从来都不会宣传曹操什么好的。曹操没做过什么好事儿吗,那不可能,曹操说起来,他的功绩可不少,但是作为敌对的一方,马超怎么可能去说他什么好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结果那个时候的张既看到百姓是人心惶惶,他虽说嘴上没说过什么,可心里却把曹操给骂透了。对他来说,这曹操就是野心太大,这么好的一个地方,他也非得来染指。你说己方地盘那么大,你去别的地方也行啊。张既是不怕曹操,可他不得不担心汉中的百姓,毕竟曹孟德是有“前科”的人。可以说他每到一个地方,真正不怕他的百姓。不是特别多。毕竟要真

    有见识有本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