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正得意大笑的耿霸天脑袋突然爆炸,他带来的地痞混混们和一旁的官员士绅,甚至黄飞鸿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看着倒在地上的无头尸体,和喷洒了大片的脑浆、鲜血,不少人陷入了呆滞中,而教堂内,一些正准备弥撒的修女,一个个发出惊恐的尖叫。

    这尖叫惊醒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祸事,祸事了!”

    几个老人脸色惨白,耿霸天是德寿的唯一孙子,极为溺爱,哪怕闯下天大的货都不会训斥一声,也正是如此,养成了这个“霸王”无法无天的性格,这一下孙子死掉,还死的这么凄惨尸骨不全,不知那位三次代理两广总督的大人会多么愤怒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!”

    一些家丁跪在地上的尸体旁哭喊着,做为走狗耿霸天是他们的主人,现在主人死了,且不说以后再怎么狐假虎威跟着广州霸王作威作福,德寿老太爷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法国公使施佩尔觉得有些头疼,做为和清政府打交道的洋人,德寿是这里最大的地头蛇,唯一孙子耿霸天死在这恐怕有些麻烦——他情愿死的是北京光绪的儿子,毕竟大清皇帝天高地远,不过想了想德寿现在已经不是两广总督,李鸿章要来了,也就按捺下担忧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伴随着高速奔跑时衣服在空气中带起的响声,一个人影从远处跃起到半空,连续翻滚了三个跟头后稳稳的落在了教堂前,这倒不是表演杂耍,而是轻功,做为广东省赫赫有名的大拳师,登场的时候自然要拉风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落在地上的是一个50多岁的老人,头发花白精神矍铄,特别是一双眼睛,眼神凌厉如鹰!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惊呼:“鹰爪王陈铁志?”

    黄飞鸿的眼中也显出戒备之色。

    和他的“小有名气”不同,陈铁志是名满广东,一身武功刚猛雄劲,出手疾如闪电,指劲雄浑坚如铁石,故人称“铁指陈”,武功正是“鹰爪功”!

    “耿霸天!”

    见到地上的尸体,陈铁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他暗骂一声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陈铁志深明无权势不富之道,勾搭上了广州的小霸王,刚才听到弟子来报说耿霸天有请要对付黄飞鸿,立刻全速赶来,没想到见到如此的惨状,他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明白人情世故,这一下出现在这里沾染了一身腥。

    唯一的孙子死了即便自己先前不在,是事后赶到,德寿也不会放过自己,唯一的办法是抓住凶手!

    “是谁,到底是谁做的?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鹰爪王陈铁志厉声怒吼,声音如滚滚炸雷,不远处一些人都被震的站立不稳,琰罗发现这个广东十斧之一虽然是“鹰爪王”,但现在一番怒吼几乎有“狮吼功”的风采,声音气浪之强堪比5级大风。

    琰罗说话了:“这是天罚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天罚?”陈铁志怒视着琰罗,一双鹰眼之中的凌厉光芒几乎要凝为实质,普通人看到就会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